中国环保行业第一网——中华环保网
主页 > 环保公益 > 内容

成都晚报 江湖再见

发布时间:2019-06-05   来源:中华环保网    
字号:

第二只靴子沉重落地。今天出版的《成都晚报》在头版致读者:“为适应时代发展需要、推进媒体转型升级,全力运营‘成都发布’和《成都晚报》新媒体,经研究决定,《成都晚报》从2019年3月30日起休刊。”短短几十个字,带走了成都晚报63年的非凡今生。



成都晚报 江湖再见


它记录过波澜壮阔,它见证过沧桑巨变。它是这座城市不朽的英雄,它是一方晚霞忠诚的伙伴。


除了一杯送行酒,它或许容不下其他液体泛滥、横飞——英雄自有英雄的风骨与尊严,何况,这应是一场喜丧。一时失辉的落霞也无须伤感,故友永远不死,只是渐渐隐于历史的深处。


终究,规律是暴君,万物皆臣民。


1

一场命中注定的落幕


成都报业的黄金时代落幕以后,白银或青铜并没有尾随而来。早在2010年,报纸就纵崖一跳,沦落为典型的长尾市场——放眼全球,也无不如此。在背后狠推一把的“凶手”,并非原本以为的门户网站,而是身处另一座山头的智能手机。


苹果领衔,安卓蜂拥,人类的信息交互火速升级为anytime.全世界的报人都高估了粉丝的赤诚,而依旧低估了隔山打牛的乔布斯,尽管他早已声名惊天。报纸的瞬间失落,也印证了一种永恒的人性:被感激,不如被需要。


成都晚报 江湖再见


大气候寒风凌冽,小环境险象迭生。在成都报业这片江湖,商报凶猛,华西雍容,早报锐气,晚报温存。与全部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另三家报纸不同,成都晚报在建国后不久即创办,2001年之前长期担纲党报的角色。不过,源远流长并非仅仅意味着底蕴和荣耀,也难免附带人力成本压力以及剪不断的“线团”。在对位竞争的天府早报搞改革,大刀阔斧,胜似重新洗牌。可对成都晚报下手,则牵一发而动全身,免不了频遇壁垒。


再说,报纸属性特殊,背后向来充满复杂的多方博弈。大佬认定它是糖果,市民寄望它是骑士,商贾祈祷它是魔方。薄薄几页纸,扛着好几座大山,半个多世纪下来,换作是谁,也都会有些累。


只是精疲力尽的晚报这一次入眠,不会再看见明日的晨曦。


2

晚报读者的当年情


临别如果有什么放不下,那必是读者——晚报乃至所有媒体的贵人。尤其在这座以休闲著称的城市,晚报不是成都的朋友,它根本就是成都的一部分。


它陪伴过滚烫的毛峰,它沐浴过晚餐的锅气,它抚摩过花甲的皱纹,它迎来过学语的咿呀。在它落幕之际,你无须纠结于它是否足够勇武、犀利,其实,生活从来是在进取和妥协间切换的游戏,而世间最大的英雄,也绝非唐·吉诃德。


只须记住,读者们曾经那么倾心于晚报。


成都晚报 江湖再见


在原崇州市科技局副局长方驰眼里,晚报是一个童话。二三十年前,上班时捧着看,午休时在报栏看,晚上回家捎一份给老人看。商报面世之初,热情的群众常常口误为“欢迎成都晚报记者朋友来采访。”及至前几年,崇州山区“光棍村”的千亩梅子烂一地,晚报还纵声呼吁,梅子旋即热卖,农户们终于收获了血汗钱。


中国长嘴壶茶艺第一人曾小龙,由成都晚报改变人生际遇。2000年,这名服务员从晚报招聘广告里看到“十万年薪招聘茶艺师”,从此开始自学长嘴壶茶艺,日复一日,终成行业内的翘楚。2013年,他随国家领导人首访俄罗斯,在克林姆林宫里露了把四川绝活,赢得了普京的掌声。“无论如何,我万分感谢晚报!”他感慨连连,难舍难分。
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中华环保网

图说天下